河南金兰园林景观工程有限公司

HENAN GOLDEN ORCHID  LANDSCAPE  ENGINEERING LIMITED COMPANY

 
15978409299
文人画:内心自省的外在流露
 二维码 3

  何谓“文人画” ?近人陈师曾如是说:“就是画里面带有文人的性质,含有文人的趣味,不专在画里面考究艺术上的工夫,必定是画之外有许多的文人的思想,看了一幅画,必定使人有无穷的感想,这作画的人必定是文人无疑了” 。以这样的标准来考察当今文人画,似乎并非不二法门。


  这就很自然地涉及到一个问题:如果创作这幅画的人不是一个文人,而是一介武夫或别的什么人,那这幅画到底还算不算文人画?或一个文人,创作了一幅不具有文人趣味、而是具有工匠性质甚至更差的一幅画,那这幅画还算不算文人画?


  围绕着这个问题,一个多世纪以来,学术界一直争论不休。所以在讨论文人画的时候,首先就关涉到作者的身份问题。一般说来,一个具有文人身份的人,大多数时候是会在笔墨中自然而然流露出文人意趣。另一方面,某些具有文人身份的人,但其一出笔便无文人趣味,而是画工死板,意境低俗,最多只能归属到工匠画一类。


  接下来的问题是,画中具有了文人的趣味,但笔墨技巧是不是就不讲究了呢?是不是就可以以“意笔草草”“笔简意绕”这样的提法来掩饰笨拙的基本功呢?答案当然是否定的。真正的文人画,首先必须是“画” ——必定是在笔墨技巧方面达到相应水准,有的甚至并不输于专业画家的艺术造诣,只有在此基础上的艺术作品,才有可能称得上是“文人画” 。


  经常见到有人随意挥洒几笔,有人问之,则曰:此乃文人画。实际上是对文人画莫大的误读,完全背离了文人画的宗旨。因而我们在讨论文人画的时候,既不必拘泥于画者的身份,也不能因强调文人趣味而忽视一定的笔墨技巧。二者的相互依存,互为补充,才可谈得上真正的文人画。


  真正的文人画,不需要贴标签,也无须标榜,更不必刻意追求。苏东坡、倪云林、徐渭、八大山人、石涛、郑板桥从来没有标榜自己是文人画,他们也不需要形成一个团体。但毋庸置疑,他们是承前启后的一代代大家,他们的画是真正的文人画。


  事实上,文人画是文人内心自省的外在流露,是荒江野老屋中向心培善的个人行为,是长期文化积淀的结果。它是自然而然形成的,不需要花架子,更不需要建立阵营、派别,涂脂抹粉,哗众取宠。有人甚至还说现在文人画的阵营解体了,古风不存,问我有什么看法?我说,这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。因为无论是历史上还是现在,根本就没有存在过所谓的文人画阵营。文人画的作者都是自出机杼,何来解体之说?


  不可否认,当下所谓的“新文人画” ,具备部分传统文人画的表征。比如他们构图大胆,无拘无束,有一种解衣盘礴之慨,这是很难得的。他们追求新奇怪诞,不求形似,也不求笔墨,大胆创新,无拘无束,具有反主流文化的前卫精神,与时下画坛一味追求装饰性与制作性的时风流韵大异其趣,但这些局部的相似点并不能与文人画相提并论。反而,值得警醒的是,他们混淆了传统文人画的概念,或者说片面理解文人画中“超逸” 、不流于时俗的特点,容易让圈外人不明就里。其实,真正的文人画,强调的是作画者个人的内在修为,是内外兼修的结果。


  从宋朝的苏东坡到元代王冕、倪云林、吴镇,明清时代的沈周、文徵明、“青藤白阳”“四僧” 、担当、郑板桥及至20世纪以来的苏曼殊、启功、徐邦达、苏庚春等,他们只是以笔墨为余兴,借书画以娱情,修身养性,不求形似而神韵自足。


  但问题又来了:近百年来,很多学者也画画。有人便问:是不是他们的画,都可统称为“文人画” ?这是一个很容易混淆的话题。“文人画”和“学者画”究竟是两个互为交叉的门类,不可一概而论。“学者画”中有一部分可称得上“文人画” ,但并非都可归结于“文人画”中。我就曾经看过一个有名的学者所画的山水,完全是典型的行家画,很难与文人画同日而语。同时,文人画家群体中又有一部分本身是学者,一出笔便具文人之笔情墨趣。所以,这就需要从绘画本体去解读,而非仅关注于创作者本身。清代书画鉴藏家查礼曾说过:“文人作画,虽非专家,而一种高雅超逸之韵露于纸上者,书之气味也” ,以此来检测“文人画”和“学者画” ,应该是比较确切的。


  于是便有很多画家问我:怎样才能创作出文人画?如何在文人画的创作中升堂入室?我只能无奈地付之一笑:好好埋头画画,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力争创作出无愧于我们这个时代的精品佳作。至于是不是文人画,只能留待后人去评说了。这应该是我们对当下画坛的最好期许。




全部评论(0条)
亲~快来评论噢!
qrCode
微信扫一扫
客服热线:(周一至周日 9:00-21:00)
159-7840 9299
客服电话:0371-56759299
客服 QQ:
客服邮箱:2764182758@qq.com